製作人「忽上腦*」!評蔡和平新書

二〇一七年年底,香港有兩本重要自傳問世。一本是《郭鶴年自傳》,甫出版即登暢銷榜榜首,成為書店寵兒。另一本是蔡和平的傳記,以QR碼增添影音內容和互動功能,乃係出版創舉。縱有新科技為噱頭,難掩製作粗疏。居然還好意思公開發售,簡直不知廉恥。
*「忽上腦」=瘋了

傳記還是自傳,傻傻分不清楚

書名是「ROBERT CHUA TV 50 Golden Years The Hongkong Story」,以下簡稱《Robert》。作者呢?封面和書脊沒標示。書中Introduction處名為Robert Chua(蔡和平洋名),銜頭是Publisher。可是版權頁Publisher明明是Skytree Multimedia,Red Publish (Red Corporation Limited)。根據此家出版社網頁所載,查出作者是「蔡和平」(見圖一)。

ROBERT CHUA TV 50 Golden Years The Hongkong Story

作者:蔡和平Robert Chua
定價:HKD $98.00
語言:繁體中文
頁數:64
分類:傳記 流行讀物> 其他
國際書號:9789887855200
出版日期:2017–12–01
內文:全彩
尺寸:25.5cm x 17cm
釘裝:平裝/膠裝

中學生都知道,主角寫自己的叫「自傳」,別人寫主角的叫「傳記」。另外,像《郭鶴年自傳》一樣,主角(郭鶴年)口述、別人(Andrew Tanzer)筆錄,也算自傳。既然作者是蔡和平,寫的是他五十年來的「威水史」,當然是自傳吧?

並不是。

看看《郭鶴年自傳》內文怎樣寫:

兒時最早期的記憶裏就只有哭泣和心碎的感覺。會跑到黑暗的角落裏,然後不知不覺間昏沉睡去。那是 1925 年,只有一歲半。

再看看《ROBERT》內文怎樣寫:

年紀經經僅21歲便獲無線電視聘用,自當然是對蔡和平寄序厚望。而蔡和平也不負所託,來港後花了約5個月的時間觀察香港人的生活文化……

既然用第三人稱寫作,那就不是自傳,而是傳記。自傳嘛,應該像《郭》那般,不停出現我我我。《ROBERT》提起主角,直呼「蔡和平」,那是傳記的寫法。網頁上標明是「傳記」,作者卻是主角本人,真是開創先河。

書封忽粗忽細

回到封面。焦點是蔡先生的肖像,可謂慘不忍睹。原圖解像度不足,沒有妥善處理,導致「起格」、「起渣」(見圖二)。背景大概是電視控制台,上方有個半透明的同心圓,完全不明所以。由於成象太差,看上去更似打了「馬賽克」,變成「騎兵」。

翻去封底,仍是蔡先生的肖像。成象正常,沒格沒渣?背景換成一堆美食,燒鵝、麪包、小炒、點心清晰可見。還有,同心圓再次出現了……啊!原來圖上紋理細緻,就像美劇Westworld立體打印一樣(見圖三)。媽啊!為甚麼封底可以清晰顯示,封面反而不行?

其次,封面和封底各有兩排商標,共十四個。加上QRB圖示、二維碼、書號條碼,簡直就像電影《Logorama》那樣,真是目不暇給。蔡先生或多或少曾為那些公司出過力,代表他的豐功偉績。可是擺設如此散亂,看了只覺煩厭。何況,圖示擠兩邊,頂頭為文字,中間為頭象,這個格局似曾相識。

想起靈堂的遺照和挽聯。

那邊廂,《郭鶴年自傳》封面不見香格里拉、嘉里建設、南華早報等「嘜頭」,整齊端莊,可謂高下立見(見圖四)。

語言忽中忽英

內頁才是真正的災難。

出版社網站(以下簡稱為「網站」)顯示,《ROBERT》語言為繁體中文。可是第一頁就是蔡和平和薛家燕笑瞇瞇地歡迎你,寫道:「YOU ARE NOW READING QRB QUICK RESPONSE BOOK/ENJOY」。一直到第五頁,半個中文字都沒有。

第六頁,黎瑞剛先生的FOREWORD。標題用英文,但內文終於是中文了 — —不過是簡體中文:「那个时候,我还是复旦大学新闻系的一名学生」(見圖五)。第九頁鍾景輝的序,才是繁體中文。全書六十四頁,開首八分一就如此。就算餘下八分七全是繁中,都是古裏古怪。何況,後面的繁中篇幅只佔一半!

At a first glimpse,you cannot really tell whether this is an English book,or a 中文書。甚至说不清是traditional Chinese,or simplified Chinese。全書著述語言分佈如下:

英文為主,佔三十五頁:頁1–5,7–8,10–15,17–25,27,29,31,33,41,43,45,50–51,53,55,57,59,64。繁中為主,佔二十八頁:頁9,16,26,28,30,32,34–40,42,44,46–49,52,54,56,58,60–63。簡中為主,佔一頁:頁6。

英文 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
繁中 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|
簡中 |

以英文為主的佔三十五頁,約五成半。以繁中為主的佔二十八頁,約四成半。這能說是本繁體中文書?黎瑞剛的序,怎麼又不轉換成繁體中文?

書的後半多採中英相間的模式。例如先有「慧眼創造台星潮/歌后鄧麗君現身EYT」(頁26),下接「EYT AND COMMUNITY SERVICE」(頁27,見圖六)。英文並非中文的對譯。圖文都是新內容,並非前頁的註腳。換句話說,著書語言在中英之間不停轉換,卻連中英對照都算不上。

真正的中英對照,原來靠QR碼實現。書中鍾景輝序為中文,同頁QR碼刷出來的是英文。書中楊榮文序為英文,同頁QR碼刷出來的是中文。至於何時刊中文,何時刊英文,完全沒有頭緒。

字型忽大忽小

大家都很熟悉Powerpoint吧。如果一格字數太多,他會自動把字體調小,甚至壓縮行距。設計師將這理念徹底套用在《ROBERT》一書之中。

版位不夠,即把千六字的序言字型縮小,強行塞進一頁。版位充裕時,內文字型比序言的放大近四倍,以便填塞版位(見圖七)。版位有點緊張,不惜拉緊行距,不漏一字。

但,書不是這樣排的。標題是二號字,全書統一。內文是小四號,全書統一。圖片說明是小五號,全書統一。否則,讀者會混淆,美感也全失。

大家也用過Microsoft Word吧。Word有個了不起的功能,叫首字放大。即是將段落第一個字放大,佔兩三行的高度。設計師也將這技巧套用在《ROBERT》一書之中。

書內段落,不論中英,都是首字放大。不是首段,而是每一段。無論那段是三十字,還是三百字,一概都用drop caps(首字放大)。是不是設計師覺得文字排得太凌亂,所以要出此下策?

配圖忽明忽暗

出版社網站標明此書內文為「全彩」,即彩色印刷。可是六十四頁全翻了,只見黑白,沒有色彩。很多偉大的作品都用單色印刷,沒問題。問題是書內圖文並茂,而且多是人像,沒全彩確實失色。

書內眾星拱照,有李小龍、沈殿霞、汪明荃、羅蘭、潘迪華等等。照片多屬合照,攝影場合各異,效果不一是理所當然的。有些臉部偏白,看不清輪廓。有些臉部偏暗,看不清五官(見圖八)。

就是如此,才需要設計師吧!既然是黑白照,不用為色溫苦惱,就集中調整高光、陰影等,讓眾星不致面目模糊(見圖九)。

當然,設計師對此滿不在乎。就跟封面一樣,他任由內頁的圖片起格起渣。像「香港小姐之父首辦選美會」,五名港姐合照解像度極低,只能勉強認出人形,完全看不出甚麼美貌與智慧並重(見圖十)。右邊另有首屆港姐冠軍孫泳恩的玉照,反而成像清晰。下方趙雅芝的受訪圖,又再度起格。

看這,眼睛一直在高低解像之間遊走,感覺就像玩紅白機的《魂斗羅》,忽然跳去Nintendo Switch的高清《薩爾達傳說》,然後又跳回Game boy的《俄羅斯方塊》。如果馬上翻出飯島愛的舊作,雙眼說不定能夠自動「解格」(馬賽克)。

可惜我只是繼續翻這本書,滿眼都是蔡和平。

(待續)

Offended by bad writings and layouts very, very easily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