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筆老矣,尚能動否?跨部門修改市場部的廣告文案

編輯管文字,設計師管排版

那時的平面設計師常說:「我不識字」。他當然識字,但要求我們把他當成文盲。他視文字為方塊,專注如何舖陳排列。即使見到錯字、漏字,最多提醒編輯,絕不可能自行修改。另外,有時版面不足、文字太多,只要不易原意,臨時刪減也屬常見。然而,即使刪減一字就能省去一行,都得交編輯定奪,不能由設計師越俎代庖。

編輯:文字是我的戰場!

一年後,離開這家怕受訪者怕得要死的刊物,繼續在出版界打拼。除了長備紅藍黑筆,也沒忘記校稿的規矩。

賺錢就是王道 哪管文字正不正道

廣告文案主旨是讓人花錢。文法是否正確、用字是否恰當,未必是首要考量。例如「優の良品」,本來就狗屁不通,純粹用來裝扮成東洋貨。若要嚴從文法,應作「優良な品」,但這就不能韜「無印良品」的光了。老子起了這名字,店子生意好、人流多,還管他文法不文法?

營銷VS(偽)編輯 誰人說了算?

文案由營銷人員撰寫,再經中層和高層主管審校,最後交到你手上。你不是甚麼總編輯、大校對,只負責製作與發布,就像當年那位「不識字」的平面設計師一樣。要改,可能會唐突上級權力、忽略專業判斷。你還敢動用封塵已久的紅筆去修改嗎?

人之所以異於AI者,幾希

香港語文水準下滑,專欄作家陶傑多番不表憂心,反倒額手稱慶。他認為其他人的文字越爛,自己越有市場,可以不愁衣食。要說他涼薄,張愛玲更涼薄:「 聽見顧明道死了,我非常高興,理由很簡單,因為他的小說寫的不好……」你可能認為,文字不好,罪不至死吧?但當機器寫得比你好,除了飯碗問題,還有更根本的威脅。

Offended by bad writings and layouts very, very easily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